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有機農業促進法通過之我見

近來農業界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有機農業促進法(下面簡稱「有機法」)很快地在朝野都一致贊同下通過三讀。這部法律對於有機農業是否真的有實質上的助益,以下是個人的意見,會分成幾個部分來探討。

其實整部有機法,在對於有機農產品的資格規範上,個人覺得有些陷入了商業操作的迷思中。有機農業相關的規範本來存在於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中,只是數個臺灣農產品驗證制度的其中一個,現在將他立為專法,可以觀察到的是的確政府對於推動有機農業這件事情是有正面想法的。不過,這個法律本身的名稱和目的卻有著違和感。如果是以推廣的角度而言,本法內又將有機農業限定為「生產過程必須經過驗證」的一種農業農產品。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520農運30週年,變化多少?

2018年是520農運三十週年,三十年前因為WTO開放的衝擊,加上很多政策上對於農民的不友善,促使了農民集結在總統就職日這天進行抗議活動,當然,在那個剛剛解除戒嚴的年代,社會對於社會運動的觀感以及行政體系的處理方式都是和現在非常不同的。當初的農運領導者如林國華、戴振耀等人,或進入體制內協助農民取得權益,經過三十年,也大多陸續凋零。

而農民的處境是否有因此改善?本次農民運動對於後續社運的發展已有相當多論述,本文不加贅述,單純就制度面跟農民提出的訴求背景與合理層面來分析。

520運動有七大述求,包括

全面農民、農眷保險
肥料自由買賣
增加稻米保證價格與收購面積
廢止農會總幹事遴選
廢止農田水利會會長遴選
成立農業部
農地自由買賣

本文會簡述這七大述求帶來的衝擊跟影響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馬鹿苗病與勃激素的發現

大家或許知道,植物的賀爾蒙有幾個大類,其中主宰細胞增大跟伸長的勃激素(Gibberellin)在農業上的使用非常廣泛,但是你或許不知道,這個世界各地廣泛使用的植物賀爾蒙,他的發現竟然跟臺灣有難分難解的關係。

1895年,日本打贏甲午戰爭,取得了臺灣島的主權。因為臺灣島位處亞熱帶,是一個相當良好的農業生產基地,日本人一方面除了殖民之外,更專注於開發這塊島嶼上的自然資源。當時全東亞的主食就是白米,在台灣當然不可免俗地展開了大量的水稻相關育種與試驗的工作。日本人將本來在日本的稉稻品系(例如我們所熟知的「越光米」)移來臺灣種植,並且跟臺灣當地的秈稻(在來米)進行雜交育種,經過台灣高等農林學校(台北帝國大學,國立臺灣大學前身)的磯永吉教授和末永吉女士不斷的努力,終於在1920年雜交出一個新的品系,1926年被正式命名為我們現在常吃的「蓬萊米」。磯教授也因此被尊稱為蓬萊米之父,現今台大校園內還留有磯教授當時所工作的研究室「磯小屋」,已經被列為重要的古蹟保護中。

我們的故事,也在1926年悄悄地展開。

台灣,總督府農業試驗所

一個矮壯男子正在喃喃自語
「今年臺灣的稻馬鹿苗病還是好嚴重啊,這樣會造成大量的減產的」
稻馬鹿苗病,中文稱為水稻徒長病,得了這個病的水稻,會開始拼命的生長,但是不會開花結穗,造成產量上的損失。

這個矮壯男子名叫黑澤英一(Kurosawa eichi),是總督府的技師,被派來臺灣的目的是要維繫臺灣的水稻產業。剛剛結束始政三十週年的慶祝大會,黑澤回到實驗室,繼續研究馬鹿苗病的生成原因。

「病害必有其原因...我們已經將氮肥的數量降到很低了,但是水稻還是會有徒長的現象,所以大致上可以排除是因為施肥不當的問題。氣候的層面,全臺灣都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應該也能排除。」

黑澤一邊用顯微鏡檢查馬鹿苗病的病株,一邊思考

「看起來並沒有特別的病斑產生啊,不像是稻熱病或是胡麻葉枯病有明顯的徵兆,就只是不斷的生長而已,到底是怎樣的刺激讓水稻放棄開花不斷生長呢...」

「實驗室剛買了為了培養稻熱病菌的微生物培養設備,來試試看徒長的地方有什麼東西存在好了」

黑澤心念一動,把徒長苗和一般苗的地上部打碎進行培養進行比較。

「都是一些表面上都會有的菌....等等」

黑澤發現,在徒長苗的這一區,有一個特別的菌種出現。他翻了一下圖鑑去鑑定,發現是赤黴菌Gibberella fujikuroi
黑澤似乎看到了一絲曙光,他小心地分離菌株開始單獨培養。赤黴菌並不是一個很難培養的細菌,經過一兩個禮拜,他生產了一批赤黴菌出來了。

「來,看看假設是否成立吧。」

黑澤用棉花棒沾了一些赤黴菌的菌液,抹在健康的秧苗上。然後開始記錄。

兩個禮拜過去。

實驗組得了馬鹿苗病!

黑澤難忍內心的激動,但是他還沒有完全解決問題。

「因為我沒有看到菌,所以,說不定並不是菌本身造成的問題」

黑澤做了另外一件實驗,他將培養好的菌液進行離心,把赤黴菌沈澱下來,然後沾了一些上面的澄清液體去沾在秧苗上。結果也得了馬鹿苗病!

這下大概能證明了,赤黴菌的產物大概就是馬鹿苗病的元兇。

再經過五年的試驗,確定了赤黴菌就是造成馬鹿苗病的原因。

1930年,東京大學的藪田貞治郎教授接手馬鹿苗病的研究,他透過了化學的專業,在1938年將黑澤沒有辦法單獨分離的馬鹿苗病致病因子給分離出來,並命名為Gibberellin,意即赤黴素,後來臺灣的翻譯改稱為「勃激素」。

藪田教授對於這個新的化學物質有些想法。

「他如果可以造成水稻徒長,其實就是細胞的大量伸長,那如果我把他拿來刺激其他植物,會不會也有一定的效果?」

實驗結果讓人非常滿意。
接下來的數十年,藪田教授進行了非常多關於Gibberellin的研究,判明了他其實是一個大家族,另外在植物體內也有自然形成的勃激素。證實了勃激素對於植物的生理調控上具備相當重要的地位。在植物生理學的研究層面上,也被賦予了植物賀爾蒙的地位。


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

立春雜談:節氣與曆法小談

立春(陽曆2/4)是24節氣第一個點,一般人也會把他視為一年的起點。不過在古代,曆法家主要觀察的是四端點(冬至點、春分點、秋分點、夏至點),因為這樣可以確定地球軌道的位置,然後再用其他角度來推算節氣的到來。立春也是農民節,藉由一年之始來感謝農民的努力。

立春的使用主要是隨著陰陽合曆的建立而受到重視,由於四端點都位在陽曆月份的下半月,因此在二十四節氣當中,每個陽曆月份下半月的節氣被稱為「中氣」,而被指定為一月的「中氣」則是雨水,接下來分別是春分、穀雨、芒種、夏至、大暑、處暑、秋分、霜降、小雪、冬至、大寒。每一個四端點都設定在季節的「中央」,至此陰陽合曆的陽曆部分可以說調整完畢了,參考從夏朝開始的「建寅制」,將冬至之後的第二個朔日視為元旦。中國古代曆法「一年的起點」是冬至,但是「曆法的起點」則要參照各曆法的不同,根據冬至往後多少個月視為正月,有「建子」(冬至該月為正月)、「建丑」(冬至下一個月為正月)、「建寅」、「建卯」(冬至之後第三個月為正月)等算法。

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調整呢?因為配合陰曆必須閏月的緣故,曆法中規定,每一個陰曆月必須都要佔到一個中氣,如果有一個月他沒有佔到,那他就視為是上一個月的閏月。只有一個例外是,如果前一個或兩個陰曆月佔了兩個中氣,那下一個沒有中氣的月就不算閏月直接接下去起算,這樣的狀況可能會發生在陽曆的十二月和一月,也就是介於冬至到大寒中間。會這樣設定的原因是因為太陽在冬天走的速度比較快,因此若有閏月,會讓後續的月份難以安排。所以在農曆的運作上,不會有閏十二月和閏一月的存在。但可能出現一個農曆年裡面有兩個立春的情況產生,這時候我們稱為「雙春年」,例如今年(2018)由於去年有閏月的關係,立春被2017丁卯年的十二月吃掉了,更罕見的情況會有一個農曆年包含兩個立春跟兩個雨水,這個情況稱為「雙春雙雨水」,目前在研究上面近年只有1984年甲子年和1851年辛亥年有出現過。

曆法考量「建寅」可以達到兩件事情:一、將冬至設定在隆冬十一月。二、立春位於一月符合春之始。之後的中氣安排也能符合時節,所以才會沿用建寅制度長達兩千多年。陽曆的元旦很重要嗎?其實不重要,因為陽曆不管元旦放在哪一天,四端點之日都不會變動。

農民常會說今年閏幾月所以氣候會如何如何,其實並沒有什麼科學依據。因為那個閏月是人為的,並不是天然產生的。節氣的運作是太陽曆並非是太陰曆,只是為了配合人的操作,所以才會有閏月的產生。當然,如果農事操作只以太陰曆當作操作參考,那自然會有這樣的錯覺。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糧食、產量與自給率

台灣和以色列是處境很類似的兩個國家:外敵環伺,食物仰賴進口。在國家安全上自然自給率是一個相當會被注意的話題。

我們直接用FAO的數字來推斷即可
下面兩張圖是台灣和以色列從1961年到2016年的糧食生產曲線(很神奇吧,台灣的統計數字竟然有報到FAO)


三條曲線分別代表種植面積(藍)、單位產量(紅)跟總產量(黃)
以色列是上面的圖,台灣是下面。

兩邊很一致的地方在於耕地面積的減少,這也是兩個國家的宿命,人口增加不管是住宅或是其他公共設施的確就會排擠到可耕地。
單位產量部分可以象徵一個國家農業技術能力,台灣在20世紀是緩步上升,進入21世紀之後比較趨緩,不過主要是水稻的生產技術已經非常成熟,零星的波動主要來自於天然災害。
以色列在糧食上的生產則是進入21世紀之後才開始在單位產量上有大幅度的提高。
比較不同的是以色列這數十年來,大多維持自己的糧食產量在30萬公噸上下,這應該也與他們的國策有重大的關係,這就是真正的保命糧食。台灣則隨著耕地面積縮減以及飲食習慣的改變,糧食產量從70年代竄升一波之後逐年的降低。

看看真正的數字吧!

台灣2016年總產量1,762,491公噸,單位產量每公頃6240公斤,生產面積282450公頃
以色列2016年總產量305,382公噸,單位產量每公頃4970公斤,生產面積61451公頃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自給率?台灣2300萬人口,這樣的糧食產量自給率是31%的話
用大家都吃一樣多的水準,很簡單去計算以色列850萬人口的自給率約是...........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