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食農教育法送審我思我見

農委會趕在這個會期(2018-2)要送出食農教育法的草案,希望能夠爭取在年底立法通過。食農教育是一項十分嚴肅的議題,應該被好好來討論一番。之前也有陳曼麗、姚文智等委員有提出過相關的草案,內容大致上都圍繞在尊重農業、認識食物的議題上。從條文的內容中很多可以窺見仍然是以維護現有農業體制並且加強民眾對農業的認知為出發點,但僅僅對於農業生產的認知,是否有助於消費族群瞭解農業之真實樣貌,以及讓農業生產者有和消費端建立良好溝通管道的可能,還屬未知。因為在現今的社會中,消費者很多時候並不能夠直接接觸農業本身,這當中所造成的資訊落差以及認知差異,事實上才是農業發展停滯的主要原因。

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農產品驗證費用降低,是農民之福?消費者之福?

筆者據聞最近農糧署將要做出決議,全面調降各式農產品驗證費用,包括有機農產品及產銷履歷農產品的驗證費用參考費。也就是說,未來農民可能可以用比較低的費用,就獲得驗證的服務。乍聽之下,農民的成本降低了,轉嫁給消費者的成本也降低了,會有更多人被吸引來做相關的驗證,農產品安全性就會提升上來了,對於政府機關來說雖然減少了個別用戶的驗證補助,但是總戶數增加了,也不會有預算編了花不完的情況。驗證公司客戶也增加了,整體營收一定會比現在好。聽起來好像是個四贏的超級棒政策,但是農業圈裡面稍微熟悉驗證制度的人,對這件事情都很憂心。

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果子多卻不甜?漫談果樹上的「葉果比」

在園藝生產上,果樹是一個很特殊的產業,他不像蔬菜,注重營養生長就好,也不像花卉,想辦法讓花開的漂亮就好。果樹需要精確地計算養分的運送與累積,才能讓最後的產品達到高品質。

而果樹本身營養狀況的分布,可以粗淺地分為「結果枝」、「結構枝」跟「營養枝」三部分。顧名思義,結果枝負責開花,結果,絕大多數的結果枝都是一年生的枝條,健康,充滿生殖活力。而營養枝也許是老枝,也許是新枝,他的工作就是努力地行光合作用,製造養分(葡萄糖)再給其他部位使用。結構枝大多都是老枝條,也許上面沒有多少葉子,但是他是整個果樹架構的核心,所有的枝條都會環繞著結構枝來做配置,也是果樹整枝修剪促進產量跟調節產期的核心。

當然,在一些非木本的植物上,就比較沒有結構枝的概念,像是草莓、哈密瓜等等,因為通常健壯的枝條就會肩負結構跟結果的責任。但是仍然會把比較粗大接近基部的枝條看做形成整體生長架構的基礎。

當然在枝條上,進行光合作用的單位就是葉片,葉綠體吸收光能,然後把水跟二氧化碳組成成葡萄糖,放出氧氣,這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能量轉換方式之一。而這些葡萄糖是植物產生各種能量的基礎,他可能經過各種轉換,變成果糖、澱粉、油脂、纖維質,然後累積在植物體內。你可以把每一個健康的葉片都看成一個製造能量的工廠,而果實則是儲藏這些能量的倉庫。如果你有這樣的概念了,就可以開始思考,葉果比是怎樣的一個東西。

當一個工廠全速生產,產量為每天生產一百箱產品。每一個貨櫃可以放兩千箱產品,正常來說要用二十天的時間將一個貨櫃塞滿。如果貨櫃比較多,可能就會發生交期一個月的時間到了,但是貨櫃還沒有滿的情況。這邊我們假設工廠做出來的產品是平均放到各個貨櫃裡面的,但事實上可能離生產線比較近的貨櫃會被優先放滿,而比較遠的可能就只放了一點點。那如果客人給我們的訂單是「完整一個貨櫃裝滿了才購買」,那你應該怎樣來配合呢?這特殊的貨櫃又沒辦法臨時調來,只能一開始生產的時候就決定數量定作好,不用拖走又不能拖回來。

不能隨便增加的貨櫃,就是果實。所以當我們留了太多的果實在樹上的時候,因為樹體會想要盡量讓每個果實都長大,會將有限的葉片生產出來的資源分給各個果實,僧多粥少的情況就會變成所有的果實都得不到充分的養分長大。舉例來說,最近盛產的紅龍果常常因為有農民想要每株多一兩顆果實,不願意狠下心疏果,導致全部的果實都發育不良,也就賣不到好價錢。而每一種作物都有自己適合的葉果比,也就是多少片葉子可以配合一個果實完整發育。葉果比會受到植株本身健康狀況影響,受到病蟲害侵襲的葉子生產力會下降,所以需要更多的葉子來維持果實的發育。而重新生長葉子其實本身就是一個消耗能量的事情,所以果樹在結果期的營養控制就非常重要了,果農會希望開花完畢之後葉子工廠就各就各位,開始全力生產,等到採收之後再來長其他的枝條跟培養明年的結果枝。這當中就會有非常多的園藝手法,像是養分的控制、水分管理、肥料管理、修剪等等來達成目標。

下次當你在吃好吃的水果的時候,也要感謝背後努力的葉子們喔。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有機農業促進法通過之我見

近來農業界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有機農業促進法(下面簡稱「有機法」)很快地在朝野都一致贊同下通過三讀。這部法律對於有機農業是否真的有實質上的助益,以下是個人的意見,會分成幾個部分來探討。

其實整部有機法,在對於有機農產品的資格規範上,個人覺得有些陷入了商業操作的迷思中。有機農業相關的規範本來存在於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中,只是數個臺灣農產品驗證制度的其中一個,現在將他立為專法,可以觀察到的是的確政府對於推動有機農業這件事情是有正面想法的。不過,這個法律本身的名稱和目的卻有著違和感。如果是以推廣的角度而言,本法內又將有機農業限定為「生產過程必須經過驗證」的一種農業農產品。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520農運30週年,變化多少?

2018年是520農運三十週年,三十年前因為WTO開放的衝擊,加上很多政策上對於農民的不友善,促使了農民集結在總統就職日這天進行抗議活動,當然,在那個剛剛解除戒嚴的年代,社會對於社會運動的觀感以及行政體系的處理方式都是和現在非常不同的。當初的農運領導者如林國華、戴振耀等人,或進入體制內協助農民取得權益,經過三十年,也大多陸續凋零。

而農民的處境是否有因此改善?本次農民運動對於後續社運的發展已有相當多論述,本文不加贅述,單純就制度面跟農民提出的訴求背景與合理層面來分析。

520運動有七大述求,包括

全面農民、農眷保險
肥料自由買賣
增加稻米保證價格與收購面積
廢止農會總幹事遴選
廢止農田水利會會長遴選
成立農業部
農地自由買賣

本文會簡述這七大述求帶來的衝擊跟影響